麦芽芽芽

【喻黄】头条新闻

“少天,我们吵架吧。”喻文州进来说,

黄少天被口中的酸奶呛到。“咳咳咳……队长你说什么?”

喻文州拍着黄少天的肩,一边把进门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我们找个理由吵一架吧?”

黄少天左脸写着exo,右脸写着me,中间的呆毛弯成问号的形状。

 

“恩……俱乐部觉得最近比较平淡,希望闹点新闻。”喻文州言简意赅。

他点开黄少天的微博。

“你看进入休赛季后你的微博,十条有八条都是吃吃吃,没有任何新意。”

“吃怎么了,我大G市美食遍地,我向亲爱的粉丝推荐点美食有什么不对?”黄少天不服。

“不是不行……你看看微博的内容。”

 

黄少天凑过头去。

 

@蓝雨-黄少天V

8月4日来自 黄少天的冰雨

今天和队长去吃早茶。

徐师傅的手艺真的是越来越好了! @喻文州

虾饺.JPG 奶黄包. JPG 肠粉.JPG

 

@蓝雨-黄少天V

8月1日来自 黄少天的冰雨

晒一下队长做的白斩鸡@喻文州

味道真的是太棒了,本剑圣吃过味道最好的白斩鸡没有之一!

白斩鸡.JPG 

 

@蓝雨-黄少天V

7月25日来自 黄少天的冰雨

郑轩的新家!

队长说他也想要个家了,我觉得俱乐部旁边的就很不错@喻文州

郑轩的家.JPG  满桌的薯片可乐.jpg  喻文州看房.JPG

 

“废话连篇!毫无亮点!专程虐狗!”喻文州说。

“……”

“不是我说的,郑轩说的。”喻文州无辜地说。

“……郑轩小子皮痒了,他人呢人呢人呢!”黄少天满屋子乱窜,“老子的打狗棒呢!”

“但是俱乐部也是这个意思。”喻文州慢吞吞地说。

休赛季已经过去一大半,江湖太平,无所事事,整个联盟都处于懒懒散散的状态。比赛没消息,选手没干劲,微博没热点,广告商很心焦。而蓝雨代言的XX手机要在9月份发布新产品,看看日渐减少的点击率和转发量。赞助商希望搞个大新闻,活跃一下人气。

“就算搞个大新闻为什么要我们吵架?”这不科学。

 

“这是根据网上的热点来确定的,好像是什么荣耀联盟十大不可能事件……”

“这个我熟,我都会背,”黄少天滔滔不绝,“手速过万喻文州沉默寡言黄少天幸运之神张佳乐……”

“……请不要把我放在第一个。”喻文州沉默了一下说道。

 

“主要来自一份论坛的热帖。”喻文州点开荣耀最热门的论坛。

荣耀大陆>>综合版块>>网友交流区

【八卦】荣耀联盟你觉得最不可能发生的事?

……

 

热门回复

喻文州和黄少天什么时候能吵一架?单身狗眼睛都要瞎了。

赞同(15261) 反对(256)

 

张佳乐冠军。

赞同(12365)反对(10145)

 

王杰希转会蓝雨。

赞同(12503)反对(5645)

嘉世被肖时钦收购。

赞同(12001)反对(1535)

黄少天爱上了微草的狗。

赞同(10005)反对(945)

 

黄少天:……

 

“广告商觉得这个点子不错,希望借此让我们上一上热门。”喻文州说。

 

 

“靠靠靠,张佳乐也就算了小事情还能收购嘉世这脑洞是有多大简直不能忍啊孙翔想出来的吧。难道我们吵架的概率比蓝雨收购王杰希的概率还小,网友们的脑洞是怎么长出来的……”黄少天嚷嚷道。

“不是蓝雨收购王杰希,是王杰希转会。”喻文州纠正道。这不是重点好吗喻队长。


“可是我们吵架的理由是什么呢?”黄少天冥思苦想。

“要不我逼你吃一个月的秋葵试试?”喻文州提议道。

“次奥队长你太心狠了这还有人道吗,我的脸都要变成隔壁原谅色了这样好吗?”

喻文州:“……”

 

“或者你连着打败我十次试试?”喻文州继续提议,“也许我就生气了。”

黄少天惊呆了:“我不!我看到结局了。明天早上我会起不来的。”

喻文州:“……”

 

十分钟过去了。

半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这么吧,我们百度一下找找灵感。”喻文州说。

“怎么百度?”黄少天问。

喻文州打开百度,输入:喻黄 分手

       百度为您找到相关结果约15021,000个。

 

喻文州摇摇头,重新输入:喻黄 同人 虐

       百度为您找到相关结果约151,000个。

第一条:喻黄个人整理文包(虐向)—微盘下载

喻文州点击下载。

黄少天目瞪口呆,怎么会有这种操作。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喻文州!

 

3小时后。

喻文州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导出一张excel表格。

“根据不完全抽样调查,在103篇喻黄文里,我罗列出了几种可能,第一,我喜欢上了别人,比如叶修王杰希周泽楷等居然还有魏队,或者就是你爱上了别人,别人重复以上人员名单;第二种可能,你我得了绝症不得不分开;第三种,你失忆了变直了,或者我失忆了变直了,总之失忆可以改变性取向……少天你怎么了?”

喻文州一转头,看见黄少天眼圈泛红鼻子一抽一抽的。

“队长,这篇喻黄喻文写得太好了,你为了保护我甘愿被轮jian,太惨了我都忍不住哭了……”

喻文州冷着脸删除了喻黄文包。全天下的拆逆文都该灭绝。

 

“下面我们该怎么办?”黄少天问。

喻文州冷笑:“要不你试着爱上王杰希试试?”

黄少天:“……”

 

黄少天想了想,说道:“在小说中主角遇到困难的时候,总会有一个人来帮助我们推进情节,按照我的经验,他应该出现了。”

 

王杰希突然眼前一黑。

——tbc

——作者表示再不发表烦烦生日就过了。


【喻黄】告诉你一个秘密(一)

——关于喻总的一个巨大脑洞

——本来只是想写鱼的,写完主体部分后发现一直在虐狗,加了喻黄tag。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喻文州对黄少天说。

 这是世邀赛后的晚宴。虽然是第一次出征世界邀请赛,比赛过程磕磕碰碰,但最终有惊无险,不负希望带着金字奖杯满载而归。

国家很重视,高层很满意,回国当天大摆晚宴,个个接见以示鼓励。都是十几岁二十几岁的毛孩子,打比赛是游刃有余春风得意,会见这级别的领导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个个紧张万分,喻文州斜眼看着张佳乐,发现他虽然神情自若谈吐规范,但连走路都是同手同脚的。

 喻文州作为国家队队长,一面震惊于叶领队居然有能在这种场合下逃之夭夭的能耐,一面面不改色代替领队职责接受领导单独接见。

应该没有出现同手同脚的姿势,回来后他冷静地回想道。职业选手平时不喝酒,但今晚不一样。

他喝了好几杯。

喻文州从没喝过酒。他酒量似乎不错,几杯下去面不改色礼节依旧至少表现与平常无二。

 

  “我脸色如何?”喻文州低声问旁边黄少天。

 黄少天摇摇头,碰触喻文州的脸颊。“有点烫,你要不要回去我发现叶不修早就溜走了,王杰希张新杰方锐苏沐橙楚云秀他们也走了你看这桌子就我俩了……”时间不早,黄少天看着周围的人走了一半,建议道。

 “都走了吗,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喻文州只觉得有点热又有点累,他手上还有小半杯红酒,但他突然很想和黄少天说点什么。

 “队长我和你之间会有秘密吗别开玩笑了,我连你腰上有几颗痣都清楚……所以是什么秘密?”

  “其实……我手残是装的。”喻文州久久凝视着手里的半杯红酒。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那我们剑与诅咒配合更加无人可敌得心应手等等队长你说什么我是不是喝醉了不对我没有喝酒啊队长队长你是不是喝醉了……”黄少天脑子没跟上他的语速,等反应过来他一下子跳了起来,引起旁桌的围观。

 “少天,你别说话,你听我说。”喻文州拉着她坐下来,黄少天很听话地住了嘴。

 “这本来是藏在我心中最大的秘密……不过既然世邀赛也夺了冠,反正既然是说给少天听,我觉得也没有必要隐瞒。”

 “……”

 “你还记得在训练营的事吗?”

 “……”

 喻文州蓝雨俱乐部青训营的事情没有人比黄少天更清楚了。当时联盟还不成熟,玩网游的人很多,真正有天赋的人却很少。通过初试在青训营留下的孩子要么是巍琛等职业选手从网游里挖回来,那么是业内推荐,像喻文州这样自己主动来报名并且通过初试的其实比例很小。

 “进了青训营后才知道有淘汰制,每次淘汰三分之一,三个月一次,可以说非常残酷了。”

喻文州的水平几乎可以说是一轮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都有惊无险地留下来。

宿舍也是随着人员的流动随机调整,一直到黄少天和喻文州分配到同一寝室后,就再也没分开过。

 “在大多数人不清楚我我也不清楚别人实力的情况下,我选择隐藏了部分实力——就是手速。”黄少天目瞪口呆,他认识喻文州的时候,已经经历了好几轮的选拔赛,留下的队员只是原来的三分之一。他从来没有思考过这样的问题。如果是实力相当的两个人,比如王杰希和周泽楷,比赛中佯装示弱设下圈套是可能的。但当时在淘汰制下的青训营,而且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努力回忆着,走廊里坏掉的灯,转角处废弃的花盆,后墙上青苔的攀爬,这是他对青训营最初的印象。而这些回忆里是没有喻文州的名字的。青训营里的人不少,每一次离开的人又那么多,而身为天之骄子的黄少天自然不会留意到一个成绩普普通通的竞争者是如何应对挑战的。

 

  “第一次选拔,一百左右的人,我在通过者的排名里是在倒数第1个,当时左手受了点伤,影响了发挥。”

  “第二次选拔,很不幸,右手又受伤了,不过我操作更加精准了,稍微拼了下速度,同样也通过了,依旧是倒数第1。”

  “到了第三次选拔……一切都很正常,但已经没有人对我抱有期待了。我有点气馁,只是抱着通过的目的在训练,这次是倒数第一。”

 “……”黄少天说不出话了。那时他对于喻文州的印象,依旧仅仅停留在名字认识的基础上。

 

但就是这样的环境,让喻文州感到陌生与新奇。未入训练营前他是重点学校的好学生,也是旁人关注的焦点。这样的无人注视环境改变却给了他自由,可以任意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会被别人干涉。自由对于才十几岁的他来说,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而另一方面,连续三次排名倒数第一却意外让他对排名产生了兴趣。争取正数第一的副本等级难度太大,通过选拔的难度系统又太小,最后他选择了另一种有意思的玩法,争取压线过选拔。

就像在高空走钢丝一般,一不小心粉身碎骨,而他乐在其中。

赢一场比赛不是困难的事情,困难的是,不出锋芒而又输得十分技巧。

在后来的电子周刊的报道里,国家队队长喻文州在“青训营每一回的选拔,过关过得那叫一个勉强,那叫一个揪心。虽然他最终留了下来,却也只不过得到了一个‘运气不错’的评价。没有人关心他的成长,因为没有人会对他抱有什么期待。”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到了第四次选拔的时候,就和少天住一起了,得到了很大的帮助呢。”黄少天处于三观震碎暂时处于无法修复的状态,只得听着现任的蓝雨队长和国家队长把回忆继续下去。黄少天的机会主义、训练的方式都给了他极大的启发。那段日子俩个人的关系不是非常好,互相较着劲,双方都是进步神速。

即使如此,喻文州并没有想着要一决高下的念头,他依旧坚定地按照计划走,立志要成为倒数第三的通过者,为此他花了不少时间去研究班里面临淘汰边缘的竞争者的性格和习惯打法。就像百米冲刺,不但要顾及自己的速度,还要根据别人的状态调整自己的速度,这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黄少天点点头,喻文州有一个小本子,随手记录的习惯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形成的。

 “那时我并不知道自己只凭一时的兴趣做的决定后来影响了自己整个荣耀职业生涯的打法。”喻文州苦笑道。他开始研究走位,研究战术,研究他人的性格特点和打法,并刻意保留了手速。这一次的结果很满意,依旧是倒数第一。

但是黄少天很不满意,他不相信这个处处和他抬杠的室友这么拼命了依旧是吊车尾。他明明见识到他精确的走位,准确的判断,明明可以做得更好却偏偏只是压线而过。他更不满意的是喻文州对这结果居然高兴到不行,当晚甚至没有要求他睡觉前关手机。

 黄少天看不得好苗子自甘堕落,他复盘了喻文州每一次选拔赛的结果,手速,关键问题是手速。他开始逼着喻文州练手速,早晚各一个小时。

 喻文州叫苦不迭,他早上起不来,硬是被黄少天拉起来床气就特别大。他从试过无数方法,从冷言冷语嘲讽抱怨到撒娇卖萌一个不少。比如黄少这是要背负起拯救学渣的重任吗,有这时间去逼别人练手速不如去提高下语言表达能力,又比如晚上请你吃冰激凌黄少爷你行行好让我再睡半小时。

可惜这些效果几乎为零。

有行动力的黄少天是果断的坚决的不可阻挡的。

他就是一团火球,自己发热不说,还一定要把别人捂热。

喻文州很委屈。吃早饭的时候也很委屈,把秋葵都往黄少天碗里拨,然后把黄少天碗里的白斩鸡都夹过来。黄少天笑嘻嘻的也不在意,他觉得自己室友现在比较辛苦应该补点好的,虽然秋葵不怎么好吃为了友谊也能接受。就这样他连续吃了几个星期的秋葵,再到后来他看见秋葵如临大敌气不打一处来总觉得喻文州在整他。而喻文州吃着白斩鸡心情终于好了起来。


叶喻叶片段记录

“人呢,出来!”叶修叫道。 

    “我到了,但没看到你。”喻文州说。 

    “上次是我先出来的,这次该你了。”叶修说。 

    “哪次?” 

    “装什么,之前我开枪射击故意让你打到我你忘了!”叶修火道,说得好像那不是他想引诱出对手的位置而是真心暴露给对手看似的。这虽然已经过了5分钟了,但观众们可还没忘呢,当时叶修让君莫笑枪朝背后shè击的小伎俩,那是只为暴露自己该做的事吗? 

    “哦。”喻文州应了声,不一会接着又一句:“刚我放了个咒术你看到了吗?” 

    “我!没!看!见!喻文州你老实一点啊!!”叶修警告对手。 

    终于裁判也忍无可忍:“双方,你们无意义的交谈过多了一些啊,请集中精力比赛!”


“目前还只是推测,暂时来说,我们三个都认同这种可能性。”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拉出来qq,点开好友名单里的一个头像,qq抖动了一下,然后发了一排“喂喂喂”。 

然后就见qq窗口上一直在提示对方在输入,但半天没见消息回来,叶修等得不耐烦,又敲上一句:“你不至于吧?打字都这么慢?” 

陈果这时凑近看了一眼,顿时肝都颤了一下,那聊天窗上,对方的名字,赫然写得是“喻文州”。 

叶修和这位蓝雨战队队长在搞什么名堂呢? 

陈果正纳闷,就见那边已经回了消息:“节奏应该刻意有压吧!不过我不觉得是为了伪装实力才打成这样,应该是为了更加稳妥,所以打得比较耐心比较慢。操作方面,看起来有一种生疏感,像是拿着新角色在适应似的。” 

“果然!”叶修回道。 

“个人看法。”喻文州表示。 

“行,我知道了,辛苦你了,你要是困就再去接着睡吧!”叶修说。 

“……”


“你这家伙,是准备好好和我耗一场啊!”叶修暂时找不到目标,于是又在频道里和人聊上了。 

“你会治疗啊,消耗对你有利。”喻文州回道。 

“这磨磨蹭蹭地多耽误工夫,不如我们ROLL点决胜负,输的自己GG。”叶修说。 

众皆哗然。 

更哗然的是,公众频道里接着就出现索克萨尔的ROLL点信息,然后,97! 

“哇!”蓝雨主场顿时爆了,掌声雷动。 

然后,频道里。 

“干什么呢?严肃点,这可是季后赛。”叶修说。


喂,你这家伙总是躲来躲去,这怎么打啊!”叶修理直气壮地在频道里说着。 

    现场顿时一片嘘声。这家伙,找不到喻队,就开始向裁判施压,暗示裁判喻队行为不妥吗? 

    “这是战术。”结果喻文州如此回答,听起来也像是在向裁判解释。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叶修说着,君莫笑又开始砰砰砰地乱射了。 

    “我就在这了!你放马过来吧!”叶修叫道。 

    “不急。”喻文州如此说着。他的操作一直没停,可是从中确实看不出他有多急,从他让索克萨尔摆脱叶修追击,再到现在反转寻找偷袭角度,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有条不紊。 


春易老这还在思考怎么和喻文州说呢,结果喻文州接着又告诉他,他准备去合作的对象,是叶修。 

君莫笑! 

春易老还是比较习惯用网游里的名字称呼这个人。喻文州居然想要去和这位合作,春易老的头皮当时就有点发麻。 

与虎谋皮。这是春易老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词汇。那家伙,多么阴险狡诈的一个人啊,和他合作,恐怕连骨头都会被他啃成渣渣吧! 

“叶修!这个……会不会有点难啊?”春易老听到这合作对象,都顾不上去思考措辞了,连忙就要表明自己的态度。 

“嗯?你有什么想法?”喻文州问。 

“根据我们这段时间一直以来和他打交道的方式,这人太不可靠了!”春易老的头摇得像拨浪鼓。 

“不是吧,他的名声这么差?”喻文州笑。 

“应该说是一点好都没有。”春易老咬牙切齿。 

“作为竞争对手的话,你当然感觉不到他的好了,你们有和他认真合作过吗?”喻文州说。

二月 开得正旺

论杀网和火影的相似度

刚补完火影就补杀网,感觉世界线都乱掉了...
网球忍者代入忍者骨科的话
龙雅:我愚蠢的欧豆豆啊~
龙雅:龙马纯洁得像一张纸
哪天恢复记忆的龙马:尼桑是完美的
理性讨论小柱子去了美国队是否相当于二柱子去了晓。
小柱子是否在后期跳反脱离美国队回到日本队
日本队是不是木叶那小妖精
小金太子是否在后期表现出鸣人万里追柱的痴情度
李涛小柱子二柱子是否都有柱子基因
orz